Loading blog entries.. loading


Blogs which referenced tag: [初为人父]

 

初为人父 - 人生中那些最重要的时刻

 
Written by Wayne Ye  Sunday, February 6, 2011

2011年1月25日晚7点36分,在经历了八个多月的期待之后(第一个月不知道Smile),我和老婆一起见证了一个新生命的诞生:一个小男孩,“虎尾巴”,也有一个他爸爸给他的名字:叶皓宇

谨以这篇Blog随笔记录这样一个我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。

前期准备

我和老婆在准备期间做个很多功课,包括网上线下课程及请教身边朋友,同事等等,除了妈妈和宝宝的衣服、奶瓶,尿不湿等一些必备物品,一些辅助生产的东西包括一次性床垫,巧克力,野山参,喝水用的吸管等也都进行了采购。然后我们早已商量好并决定使用家庭化产房,我希望能够全程陪同亲爱的老婆,支持她,鼓励她,我相信能够在心理上很大程度上给她自信与勇气去面对这重要的、未知的第一次(事后老婆跟我说我的全程陪伴在很大程度上帮助了她Smile),并且我们的目标是顺产,当时痛苦,但过后恢复快,身材恢复也快,而且不会在肚皮上留下难看的手术痕迹,总之,顺产是绿色的,是上帝赋予的能力,不到万不得已,我们都希望顺产。

分娩过程

25号早上起床时,老婆确实有说她晚上睡觉时感觉肚子里感觉跟平时不太一样,不过根据当时的情况我们两都不认为当天会发动,我照常去上班,大概在上午11点多,我们项目组正在开会,我接到老婆电话,说有见红,我于是赶紧驱车回家,回到家老婆正在洗澡,这个是她之前就盘算好了的--一旦有反应,马上洗澡,因为可能有段时间没法洗了Smile。等她洗完,她说没有感觉疼痛,于是我么就打算去医院检查一下,我们全家人(我爸妈都来上海了)包括老婆在内当时都觉得检查只是为了图个放心,估计会被医院礼貌“请回”。

大概1点半左右到浦妇幼,挂了急诊后护士初检,爸妈和我在外等待了大概5分钟,老婆出来后表情十分惊讶,说护士说已经开了快三指,要立刻进产房,我们所有人都“啊啊啊”,于是紧紧张张办完手续就进了家庭化产房。

这里插一段,对于老婆和我来说,这都是真正的第一次,她做了很多功课,了解得比我多,但理论和实践总是有或多或少的差距的。至于我,我真的不太清楚这会是怎么样一个过程,我只知道会很疼很疼(老婆之前跟我说如果人类的疼痛极限是10分,那么分娩就是接近10分),只希望尽自己最大努力陪着她,支持她顺利度过,顺利看到健康宝宝出生。

进了产房后发现之前准备的待产物品还在后备箱,因为没人认为会这么快进产房!!!产房里估计是为了降低宝宝适应新环境的困难,空调温度设得比较高,大概28度吧,我作为“家属”必须头戴一个“帽子”(就是医院里医生,护士戴的那种,不过是一次性的),身穿一件大蓝褂,并且被告知不能随便出产房,因为外面有很多产妇。

我和老婆在里面等待着,老婆的情况看上去还好,她说没有感觉到疼痛(先前在下面确定要进产房时我问护士,开了三指还感觉不到疼“算正常不?”,得到肯定的答复Smile),整个下午不知道是怎么过的,好像很快,又好像非常非常慢,护士大概2小时来检查一下宫口的情况,还有些文件要签字。这之间发生了一个小插曲,大概4点多钟时护士说老婆宫口开得不太快,拿一张文件让我签字确认,说是要人工破羊水,我在详细咨询了这个操作的利与弊之后我决定再观察2个小时(事后证明是比较合理的,人工破羊有点风险),我的出发点是我觉得老婆之前Always情况非常正常,我希望还是尽力靠她自己“自然的能力”来完成这件事情。

大概到了5点左右,老婆的酸痛越来越严重(主要是酸),频率也越来越高


View Post»



Permalink:http://wayneye.com/Blog/Freshman-Father
Tag: